2018年5月18日,《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大卫·拉撒路(David Lazarus)采访了HSR合作伙伴芭芭拉·哈德尔(Barbara Hadsell)关于她对优步的看法’s and Lyft’s new “#MeToo”政策。据称,该政策将允许遭受性侵犯或性骚扰的客户在法院提起法律诉讼,而不仅限于强制仲裁要求。两家公司还表示,他们将删除保密条款,允许受害者公开公开有关两家公司的攻击和骚扰’ drivers.

拉扎鲁斯(Lazarus)广泛引用了哈德尔(Hadsell)的观点,以支持这一主张,即新政策虽然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它们的作用还远远不够,实际上,继续禁止受害者团结起来参加集体诉讼程序。而且,声称自己因性骚扰以外的其他行为而受害的客户仍然被剥夺了由陪审团陪审团审理其主张的机会,并且仅限于仲裁。

Hadsell的公司专门研究各种形式的歧视和民权案件,对Uber和Lyft提出质疑’对集体诉讼的限制,告诉拉撒路,“作为一个班级前进会发出不同但同样重要的信息…..It shows that it’不仅仅是一个女人或一个疯狂的司机。它说公司出了点问题。”

http://www.latimes.com/business/lazarus/la-fi-lazarus-uber-lyft-sexual-assault-arbitration-20180518-story.html

#metoo,#性骚扰,#sexualmisconduct,#timesup